(´・_・`)

【诚方】知返(开头)

好好好!

WindCoat_kkw鸡血期:

【诚方】  知返


#小方最后狗带了


#本来想长,结果发烧了,不好意思啊


#更新不定,可能和 @庒风 一个时间更新:)


 


  明诚和方孟伟的相遇其实是一个意外。当时明诚因为明楼的汽车坏了所以不得不选择乘坐黄包车前往药店,而那个拉黄包车的也不会为了赶近路而抄小道。


  他也就不会在巷子里看见用一连串利落动作解决掉那群不长眼睛的街头混混的方孟伟。


  他也更加不会想到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出于好奇和一时的好心,明诚主动询问了脸上挂彩的方孟伟是否要进行下包扎。而方孟伟也因为相似的面容,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放下了戒心,答应和他一起去药店。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方,叫方孟伟。”


  “我姓明,叫明诚。”


  他们彼此都有意省略了自我的家庭背景和职位职业,像是有着一种天然的默契。


  他们去了一家明诚常去的药店,明诚在替明楼抓药的时候,方孟伟则走进了里间,让医生替自己包扎伤口。


  明诚在抓好药之后走进了里间去看了方孟伟一眼,裸着上身的方孟伟看了明诚一眼,便又自顾自的偏过头去看医生。


  医生拿着白色绑带一圈一圈缠绕在方孟伟渗血的伤口处,给方孟伟处理伤口的看上去是个新手医生,有时候使得劲过大了,方孟伟的脸上就会露出明显吃痛的表情。明诚在旁边看了半天之后,终于走上前去接替了那个医生的动作。


  他拿着绑带,一层一层的缠绕,环过方孟伟纤薄却结实的身躯,绕过方孟伟胸前敏感的两点。过于接近,导致两人呼出的热气彼此纠缠,方孟伟的脸色更加苍白,所以红得也更加明显。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来明公馆找我。”明诚恶趣味的用一个蝴蝶结结束对方孟伟伤口的包扎,然后俯下身子,在方孟伟耳边,用低沉、富有诱惑力的声线说道。


  方孟伟抗拒的往后退了半步,却又活生生的止住,他露齿一笑,冲明诚点了点头。


  明诚拿着药走出了药店,刚才他在替方孟伟包扎的时候,明显看到了方孟伟那双本应白皙顺滑的手上有着明显的老茧影,还有身体上有些陈旧的伤口很明显,是训练留下的印记。


 


 


  方宅。方父和姑爹两个人早已出门,叛家的大哥仍在前线打仗。方孟伟走到电话旁,站直了身子,恭谨得冲电话那头说道,“任务很顺利,我已经获得了明诚的信任……是,我会通过他了解明楼是否有共党嫌疑……好,如果一旦确认,立刻执行死刑。”


 


  七十六号内,明诚站在办公桌的一边,另一边明楼坐在沙发椅上,他正打着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把电话放下。


  “任务执行的怎么样?”


  “很顺利。”明诚的眼睛里有着藏不住的喜悦,他看着大哥,激动得说道,“如果能发展方孟伟为我党暗线,那么凭借他的关系,我们就可以接触到方步亭,甚至是接触到国民党整个的经济命脉。”


  明楼满意的敲了敲桌子,“记住,阿诚,如果一旦方孟伟对我们的身份起疑。”明楼的表情啥时变得阴狠,“杀无赦。”



评论

热度(47)

  1. (´・_・`)爱德华夫饼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好!